“隐身”状态的狙击手有多难被发现?
来源:“隐身”状态的狙击手有多难被发现?发稿时间:2020-03-27 14:45:35
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湖北省的民众前一段时间因为封省而做出了牺牲,现在他们当中的部分人急于离省参与复工等,各地都应理解,尽量提供协助。同时也要看到,抗疫并未完全结束,外省的公众心理并未彻底放松下来,而且还有一些工作层面的细节没有理清,这与人们在支持湖北的问题上“心口不一”没有关系。所以老胡特别主张理解万岁,沟通第一,互谅是金。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

一些媒体报道说,事情的起因是湖北省黄梅县的一些人要去九江火车站乘车,九江市执法人员以那些人手续不符为由,不予放行进入九江市界。

而CNN指出,这种近距离接触违反了总统和医学界发布的有关疫情的指导方针,方针认为,为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,应该避免10人以上的聚会。

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,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,而最终“受伤”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。

湖北省与多省交界,九江长江一桥上的事情提醒了其他彼此交界的县市,一定要把工作做到前头,避免出现现场人车拥堵,把问题置于人们焦躁的氛围中去解决。

在这个时候,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,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;后期也应成为“博弈者”,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,而不是任由酒店“狮子大开口”。只有这样,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,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。毕竟,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,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据CNN得到的信息,当天在椭圆形办公室的16人的平均年龄为65.8岁。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曾表示,65岁及以上人群是接触新冠病毒后出现严重症状的高危人群。